这篇文章没有Navibar支持。

最后一个计算机画家

我个人十分喜欢的一篇故事,故事的结尾和我开始设想的有些不同。虽然很短,可是故事仍旧执着的改编了它自己。

作者 akey

她透过墙上的大玻璃朝里面看去,“这是什么?”

“哦”,他朝里望了一眼,“一个计算机画家。”

“你是说绘画机器?有意思,我想不出把一个绘画机器做得和人一样会有什么好
处。”

“不,不是绘画机器,是计算机画家,是个古代时候利用计算机工具作画的画家。
二十一世纪上半叶这是一种很时髦的职业,人们利用在计算机上运行的一些软件
做为工具任意的进行创作,得到有强烈艺术感的图画。”

“真有意思,你是说,那个时候人们做机器做的事情?”,女人不禁又好奇的往
里面看了一眼。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也并非完全是这样,你知道那时候的机器做不了
人做的事情。”

“那么这个绘画人放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他能干得比机器更好吗?啊,
我知道了,你在这里可以以很低廉的价格获得某幅画的一份复制品,因为他不会
问你要什么复制的密码什么的。”

男人笑了,显然在这方面他懂得很多。“不是绘画人,杰西卡小姐,是计算机画
家,如果他知道你把他和机器等同起来他一定会很生气的,而且有相当多的人认
为他的绘画远远超出了机器能达到的水平,虽然我并不能完全同意这种看法。而
我本人的意见是,把这样一个有缺陷的人放在这里的原因,是为了维护……”,
男人的嘴里蹦出了一串长长的单词,“简单的说,就是人类基因组成多样性。”

“哦,安德森。”,女人有些疑惑的说,“我无法完全领会你的意思,为什么他
的绘画超出了机器的水平?什么有缺陷的?什么是人类基因组成多样性?”

男人摊了摊手,“他的绘画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一部绘画机器都无法模仿他的作
品,而且能够引起观赏者的强烈共鸣。现在的研究发现,只有基因有缺陷的人类
才能够画得出这样的作品,从某种意义来讲,象我们这样的人类在这方面只能做
机器能做的事情。当然啦,这样的画家在别的方面的缺陷可太多了,疯狂、不切
实际、不良的生活习惯…… 这些种种都决定了他的基因不能够和我们的混在一
起并大量复制。而人类基因组成多样性,你知道我们人类有义务保持人类的基因
元素不流失,所以即便他的基因是有缺陷的,我们也要设法使这种基因保留下来,
并不断的对其进行研究,定期的将这些缺陷基因的某些片断嫁接到其余人类中去,
防止人类的过分简单化。少量的缺陷基因就好比是开胃酒,可以防止我们的生活
死气沉沉,人类性格模式过于单一;而过量的缺陷基因则相反,它会使我们的社
会野蛮,蒙昧,人们之间充满猜疑,杀戮…… 那么杰西卡小姐,我们是否快些
过去?我想在把你介绍给你的搭档之后,我对你的服务也就告一段落了。”

“谢谢你,安德森,这几个月来你对我的帮助实在令我受益非浅,我想我会和我
的搭档相处得很好的。不过现在我想去看看这个计算机画家,好吗?我想让他给
我画一幅独一无二的画,我想这一定会很有意思,我想我的搭档也会喜欢的。”

“没问题,那么我们不妨进去坐一坐,啊,等一下,让我看看门口的这块小牌子,
嗯,我想我们都可以进去。请进来。你好迈克尔,能不能为这位小姐画一张画?”

“当然,请这边坐。请问是要全身像还是头像?”

“我们今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我要送这位小姐去认识她的,呃,丈夫,所以就
画一幅头像吧。”

“我知道了,其实你尽管说 '搭档' 这个词就可以了,我还是能听得懂这些新语
言的,而且我还知道这两个词语之间的微妙差别,这位小姐,请你坐在这个位置
上,有一点想说明的是,我的工作和绘画机器不太一样,所以你要在这个位置坐
一段时间,不能到处走动,明白吗?当然小幅度的移动和说话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女人高兴的坐了下来,一边还不停的和男人说道:“原来古语中的 '丈夫' 就是
'搭档' 的意思,这真有趣,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是啊,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迈克尔已经说了,他需要你安静一点。”

于是女人便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

迈克尔在面对女人的一张桌子前坐下,桌上有一台老式计算机,画家用鼠标在屏
幕上点了一下做为开始。

女人坐了一会便又没有耐心了,“安德森,你能给我讲讲我的搭档吗?我觉得有
点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有一个搭档。”

男人连忙放下手中的杂志,“杰西卡小姐,关于这点你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我
们公司的服务一直都是有口皆碑的,我对我的才能也十分自信,毕竟这是一个无
法完全依赖机器完成的工作。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已经帮助你进行了系统的训练,
使得你和你的搭档之间在所有方面达到了完美的搭配,我可以向你担保,未来五
年内你会在和你的搭档的共同生活中获得非常愉快的体验,你们的孩子也一定会
成为优秀的个体,充分继承你们的优秀基因。当然啦,如果你对我们的服务感到
满意的话,欢迎你在五年后仍旧委托我们公司帮助你寻找你的第二任搭档…… 
哦对了,你想知道你的搭档是怎么样的,正象我刚才说的那样,关于这点你没什
么可担心的,而且与其问我,倒不如想想你心中的搭档是什么样的,我敢担保他
就是你所想像的那样。”

“安德森,真对不起,我大概是太多心了,其实我真的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以后我一定还会来委托你为我服务的。你知道,我原先从工作中获得了很大的乐
趣,可是有那么一阵子我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然后埃米对我说 '你该有个
搭档' ,并且给了我你们公司的联系号码,于是我便来了。多么正确的选择啊!
我以前只从广告里知道 '搭档' 这个词,我以为那种服务只是针对其他人的呢,
可我没想到我也会需要一个搭档。”

“哈!这没有什么杰西卡小姐,要知道,你的搭档第一次来委托我们为他服务的
时候也是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有了一个搭档以后他完全象是变了一个人似
的,生活过得别提多开心了。这不,五年以后他忙着来找第二个搭档。要不怎么
说搭档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必要手段呢,就像我们公司的广告词那样
'阿苔弥斯公司并非全能,我们仅仅只能帮助一半人类找到另一半' ,这可没有
过份的夸大其辞。”

“安德森,你说话的样子可真逗,我现在已经感觉很快乐了,我真的想不出比这
还快乐到底是怎么一个样子。”

男人轻微的动了一下,又继续笑着,“很快你就可以知道了,我保证,呵呵。”

“那么安德森,你也有搭档吗?为什么我没听说你也有搭档呢?”

男人的笑容忽然暗淡了许多,“哦,杰西卡小姐,你知道帮助寻找搭档是一项机
器无法代替的工作,奇怪的是领悟了帮助人们搭配搭档的奥秘之后,我发现自己
很难为自己找到适合的搭档,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只有过一个搭档,那是在很久以
前了…… 不过为别人寻找搭档是一项非常愉快的工作,所以没有搭档也没有丝
毫降低我对生活的享受程度。这不,为你寻找搭档我也很快乐,不是吗?”

画家忽然跑了过来,“小姐,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请你坐回到那个椅子上去,
实在非常抱歉,你瞧,我刚低下头修饰这条边的时候你就跑到一边去了,这样我
可完成不了这幅画。对,哦,不对,你应该按照这个姿势坐好,对了。你要说话
尽管说好了,这里只有三个人,只要你一开口说话这位先生就会听见的,你用不
着转过头去。”

杰西卡苦笑了一下,她示意安德森把椅子挪过来些,“迈克尔,我想安德森过来
坐在不挡住我的位置上应该没关系吧。”

“噢,好像确实没有关系。”,画家挠挠头,“那就请便吧。”

“真奇怪。”,杰西卡小声说道,“为什么他工作的时候那么不开心?他不满意
他的工作吗?”

“呵呵,岂止满意,也许说给你听你会不明白,古时候的人是靠一种称为 '激情'
的东西生活的,那是一种短暂、强烈却不牢靠的愉悦感。人们为了追求这种愉悦
感而情愿承受痛苦和悲伤。很久以后人们发现,正是这种 '激情' 才造成了人类
的种种苦难,如果人们都懂得享受长期而平静的愉悦感,放弃那种想要获得超出
大脑承受能力的快乐的想法,那么造成人类痛苦的那些现象,犯罪、战争、家庭
破裂…… 等等都会消失。于是在基因选择法案通过以后,人们把产生激情的基
因同其它那些造成疾病的基因一起从人类基因库中去掉,现在这种基因只在为了
维持人类基因组多样性而保存下来的保留人群中存在,比如说这位画家。有时候
激情也并非总是和犯罪联系在一起,画家的画就能给多数人带来愉悦感,当然这
种激情必须放在严格的控制之下,绝不能让它流传开去,否则将是十分危险的。”

“我想我大概有点明白”,女人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那好吧,我
们不要再提这个无聊的话题了吧,好像画家已经把画画好了。”

画家给女人收尾的当儿,男人来到了屋子外,他仰头看了看天幕,叹了一口气。
女人拿着画走了出来,“多美的画呀!你瞧,这绝对比绘画机器画出来的要好看
得多。”

男人接过了画,搞什么嘛,画得并不怎么象,而且分辨率也太低了,不过现在不
去管这么多了,还有一些话要对女人说,再不说可能就没机会了,不管怎么说,
这次的机会可不能再错过了。

“杰西卡小姐。”

“嗯?”

“……哦,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讲出来……你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女性人类,
也许我不该对你说这些,可是……你知道,我总是找不着自己的搭档,当然你也
不会是我的搭档,可是我总是产生一种想法,觉得……我是说……你看天色还早,
我想你的搭档也不会介意的,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和你再共进一次晚餐?不,
不是对面的那家机器餐馆,走廊的尽头有另一个保留的房间,那是在古代有名的
莫兰餐馆,厨师的手艺非常不错……你说怎么样?”

男人说完这些话,便低下头去,他不敢抬起头来,他等着女人用优雅而得体的方
式拆穿他的把戏,然后向公司进行投诉,然后……

他鼓足勇气抬起头来,没料到却看到了女人那双充满盈盈笑意的眼睛。

“安德森,我不得不说,现在我明白了我心中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了,我要的并
不是你将要介绍给我的那个搭档,我要的是你说的那种激情!我很害怕,可是现
在我不再害怕了,这简直是太好了!你所想的和我一样,虽然我们不能成为搭档,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继续交往下去呢?让我们都来试试看,把这当成只属于你我的
一个小秘密,就从这顿晚饭开始,如何?”

她优雅而又得体的伸出了她的手,一副手铐不失时机的锁住了她,她讶异的看着
男人,而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对不起,杰西卡小姐,可我不得不这么做,你知道,有些缺陷基因的组合只在
某种特定环境下才会表现出来,就好像你的这种情况,但是它的危害性并不因为
它的不容易发生而有丝毫减少。不不不,杰西卡小姐,这完全不是你的过错,我
们永远都没有办法预知每一件事情的对不对?可是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就要尽量
的弥补我们的过错。你完全不必担心,你不会受到什么痛苦,你将受到我们最好
的保护,你仍旧能生活在这里。只是你不能再有搭档了,你的房间也会变成保留
区。你会生活得很快乐,你可以选择合适的伴侣过有激情的生活,虽然你不能有
孩子,可是你可以借由不断的复制获得永生。好吧杰西卡小姐,现在请你安静的
坐下,安全局的机器人马上就到,你瞧,它们已经来了,祝你能找到自己的,哦,
按照古语的说法怎么说来着?对了, '真爱' ”

男人目送机器人离去,然后坐下来休息一会,他没有想到缺陷的基因的表现恶化
会有这么快,最后他不得不帮助那些机器人一起制服了那个女人。按照手册上的
方法,他在那女人快要逃脱的时候对她说:“我爱你”,这句话奇迹般的起了
作用,女人放弃了抵抗,大声的哭了起来,“我恨你!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女人在被带走之前对他这样说。

不得不承认,“激情”的确是一种恶魔,它会让最温和的人作出最暴力的事情。
这完全值得让最好的工作人员付出巨大的努力去消灭它。好在自己的第一次任务
还算成功,下一次也许还会容易些……那女人确实很令人同情,那根本不是她的
错,可是,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面前,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男人喃喃的自言自语,陷入了沉思。

是啊,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面前,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对这篇文章的最近评论:

这篇文章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