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没有Navibar支持。

戏雪

也许从一碗粥的故事里你能读出淡淡的伤感。而从这首歌中老人的独白中,我能读到的只有四十一年来深深的遗憾和两岸的生死两隔。从那稍有些欢快的歌声中,你可曾听到了岁月的叹息?

“岁月若能从头 我很想说 你别走”

演唱 张艾嘉 词:陈升 曲:王豫民

飞翔在两万英尺的高空 候鸟要归乡
并不需要坚强 或任何悲伤

就让那日日夜夜想不透 荒谬的心事
尘封自己心中 不被发现
最神秘的地方

我请问烟尘往事 那一位归乡的老人
手中握的相片 那个人是谁

老先生缓缓转身 露出了光彩的眼神
微笑对我说明 那是他的抱歉

“一九四八年 我离开我最爱的人
当火车开动的时候 北方正落着苍茫的雪

如果我知道 这一别就要四十一年
岁月若能从头 我很想说 我不走”

他说我长得很像 十八岁爱生气的她
要我懂得珍惜 拥有的时光

问起我为何 来到遥远的北方
想要知道什么 或寻找什么

(间奏)
(一声叹息)

“时间并不能治疗我心中的疼痛
南方的春天说什么 也温暖不了我
冰冷的血

年老的我如今 要回到飘雪的北方
找一个理想的日子 静静躺在 她身旁”

归去吧异乡游子 该到了安详的时候
北方亘古的雪 沉默的落着

老人家倾神聆听 风雪中汽笛的声音
仿佛回到从前 走入漫漫的风雪
走向漫漫的风雪


对这篇文章的最近评论:

这篇文章不存在。